当前位置: 首页 > 118心水论坛 >

鲁企的“全球购物车”

2018-01-25

越来越多的全球知名品牌被鲁企装入了“购物车”。

最新的案例是,山东如意集团与中国本土服装企业七匹狼、赫美集团、复星国际以及来自日本的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一同竞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近日有消息称,如意以7亿美元的收购价格超越了其他潜在买主成为领先竞购方。

山东省商务厅公开的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山东企业跨国并购实际投资117.8亿元,占全部海外投资比重31.2%,较上年提高了5个百分点。

全球并购的新一轮号角已经吹响。

如意的时尚版图

中国民企竞相争购Bally,是近年来国内民企出海并购的一个缩影。

而无论是放眼国内服装业,还是山东民企并购榜上,山东如意集团都可以说是一个标杆。拥有近两年“国际时尚市场最活跃的中国买家”以及“山东民企海外投资第一大户”双重名号。

以棉毛纺织生产起家的如意集团,与其他纺织企业相同,也经历了近年来人工、原料成本上升,同时市场竞争饱和、外贸订单缩水的两难局面。

面对此困境,如意选择的道路是大手笔地收购外国企业。

早在2010年6月,山东如意便开始了海外收购。第一单出资约4400万美元,收购日本成衣巨头瑞纳41.53%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借此收购,如意成功地从面料制造企业转型成为品牌服装零售商,改善了如意产业链居于中上游而价值链水平偏低的现状。

凤凰网山东梳理发现,此后五年间,如意未有大动作,但也没有停止脚步。

2013年,如意集团与澳大利亚伦普利公司共同发起,收购澳大利亚棉业巨头库比棉场。如意集团拥有收购主导权。收购成功后,如意不仅获得稳定的、高品质的棉花来源,还在澳大利亚棉花生产和出口定价上赢得主动。

同年,如意入股苏格兰粗花呢生产企业Carloway。次年,如意入股德国男士西装生产企业PeineGruppe,成为其主要股东。

直到2016年,如意斥资13亿欧元收购法国时尚集团SMCP,将Sandro,Maje和Claudie Pierlot这些著名轻奢品牌纳入自己的时尚版图。

接下来的2017年,如意继续“贪吃蛇”模式,接连收购YGM旗下雅格狮丹,美国英威达旗下LYCRA莱卡等品牌,香港高端男装集团利邦,巴吉尔Bagir集团54%的股本,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

如意集团的时尚版图在几项收购下已经清晰可见:以科技支撑的原料业务、具备国际认知度并覆盖全球市场的时尚品牌,前一业务主要包括刚刚收购的莱卡面料品牌以及A股上市的毛纺服装集团;后者主要包括在欧洲、香港、日本上市的三间零售公司。

在时尚品牌方面,SMCPSAS和利邦各自运营轻奢及高端男装类别,而雅格狮丹品牌和利邦组合成男装力量,若最终成功收购Bally,则将如虎添翼。

从收购总价来看,上述已披露的收购已令山东如意花费超过40亿美元。对此,业内人士评价,并购让山东如意成为中国服饰类最大的奢侈品集团。

山东如意集团在其官方网站也如是写道:过去十年,如意将重心转向全球资源配置。这标志着如意不仅重新规划了全球时尚版图,在成为全球知名时尚产业集团的征程上,又迈出了历史性步伐。

各行业的行动者

与如意类似,潍柴集团也是通过海外并购,迅速扩展集团产业链,提升了整体竞争力。2009年,潍柴集团以不到300万欧元的价格收购了具有百年经营历史的发动机设计制造企业——法国博杜安。而在2012年,潍柴收购意大利法拉帝集团,直接进入了豪华游艇市场。

事实上,鲁企各个行业的产业链上,收购海外企业的步伐一直没有停止。

去年11月14日,海信集团正式收购东芝彩电业务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东芝映像解决方案公司股权的95%正式转让海信。转让完成后,海信电器将享有东芝电视产品、品牌、运营服务等一揽子业务,并拥有东芝电视全球40年品牌授权。

此次收购案之所以引发了较多的关注,除了收购双方巨大体量及行业地位外,也与其产品直接面向广大民众,知名度较高有关。上世纪80年代,东芝彩电在山东可谓家喻户晓。时代的变迁中,红极一时日企被“吃掉”,鲁企已然强势崛起。

这并不是海信近期在国际化之路上制造的唯一“动静”。

2015年7月,海信宣布斥资2370万美元收购夏普美国。达成交易后,海信收购夏普墨西哥工厂,并获得夏普在美洲的品牌使用权。在被LG电子、索尼和松下等制造商主宰的市场,此交易助推海信进军美洲电视机市场,是以中国品牌在美洲电视机市场获取了更多的份额。

然而,海信此次的“购物”并不顺利。2016年8月,夏普被富士康母公司鸿海以3888亿日元获得66%的股权。随即,夏普违反契约要求终止品牌权。去年6月9日,夏普在美国正式起诉海信,要求收回夏普在北美的品牌使用权,并赔偿1亿美金。这距离海信与夏普达成合作尚不满两年。

据悉,当地时间2017年12月5日,美国加州北区法院就夏普诉讼美国海信一案作出判决,支持了海信提出的动议。业内专家分析称,此次海信的成熟应对无疑将成为中国企业面对国际纷争的一次教科书式的案例。

同为青岛家用电器行业顶梁柱的海尔集团,其购物清单也并不单薄。

2011年7月28日,松下与海尔达成协议,将子公司三洋的白色家电业务以100亿日元出售给海尔。2016年1月15日,海尔宣布与美国通用电气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以54亿美元收购通用电气家电业务。

市场与政策的合力

近年来,鲁企一直在为添加“全球购物车”做各种努力。

凤凰网山东梳理发现,2016年山东境外并购企业82家,中方投资224.6亿元。2017年跨国并购实际投资额下跌,但实际较上年提高5个百分点,占比31.2%。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实际对外投资117.9亿元,占比31.2%;境外资源开发合作实际对外投资93.6亿元,占24.8%。

同时,山东2017年世界500强投资、发达经济体投资、先进制造业投资、“四新”项目和利用外资新方式显著增多。

鲁企频繁尝试出海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因素?

首先,企业并购作为一种重要的投资活动,是企业追求资本最大增值的重要方式。其次,来自市场的竞争压力,也是企业根据自己的发展战略选择并购的动因。

以全省商务工作会议提到的山东兖矿集团并购澳大利亚联合煤炭的案例来看。

2017年4月,兖矿获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批准,将收购联合煤炭股权。8月,旗下的境外公司兖煤澳洲公司发布公告,将在全球范围内进行25亿美元(约160亿人民币)股权融资,为收购力拓联合煤炭100%股份提供资金。资料显示,兖矿集团以55亿元并购澳大利亚联合煤炭等一批重大项目,成为对日本、韩国出口的重要澳洲煤炭公司,有望参与甚至主导日澳动力煤谈判,直接提高了山东国际能源及原材料的供应稳定性和价格话语权。

除自身发展需要的同时,政策也为鲁企的海外收购充当着指示明灯。

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将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提高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之后召开的全省开放型经济发展大会,对推进山东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作出全面部署。

山东提出从大力“引进来”到阔步“走出去”,继续围绕发展实体经济,对接国际高端要素,推动价值链从低端向中高端延伸,赢得国内发展和国际竞争的主动。

眼下就有一个值得山东企业学习的成功案例。

2008年,名不见经传的吉利收购沃尔沃一石激起千层浪。这种“蛇吞象”的并购模式当时并不被业内看好。然而10年过去,市值2305亿的吉利汽车集团已经坐稳中国汽车自主品牌的头把交椅。

在当下的全国并购热潮之下,鲁企能否走出吉利的涅槃转型之路?拭目以待。